兔死狗烹,鳥盡弓藏———從耳熟能詳的成語的古老程度,可以略知中華民族食用狗肉的歷史大致有多長。而且,以此為起點,觀賞一番廣西玉林所謂“荔枝狗肉節”引起的爭議以及其蕩漾的餘波,是可以大發一番思古的幽情,更兼緬懷傳統的。新近媒體報道稱,距離夏至這一傳統以食用狗肉為特色的節日,玉林全城正在遮掩“狗”字。指的是許多以狗肉為主要食材和特色的餐館,已經將帶有“狗”字的店招和菜單掩蓋或者鏟除。
  這些聞風而動的店家袒露心跡,稱此舉是避免刺激前來玉林抗議狗肉節的愛狗人士。這事在網上也引起了爭議,一方面有許多藝人明星加入抵制狗肉節的陣營,另一方面,也有秉持理性客觀的名人,強調人有吃或者不吃狗肉的自主權,批評玉林這些店主懦弱;更重要的是,身為當事者的玉林食客也有表態。一則媒體報道透露,一位市民大為不滿,強烈要求老闆恢復店名菜單原樣,他說“我們又沒有違法,為什麼要顯得是在偷偷摸摸吃狗肉”。
  食狗和愛狗之爭,並非始自今日,迄今為止沒有停息,也分不出勝負,完全是一鍋漿糊。在我看來,這一爭論亦還將持續下去,最終也不會有什麼結果,因此我認定爭論無益,甚至幾近無聊。我的依據是,審時度勢,試圖跟食客和愛狗者講道理,均無異於緣木求魚。其中的道理很簡單,大家的感受和要求都出自一種本能,一種情感,根源於一個字———愛。而各式各樣的愛,往往是不講道理的,遑論愛狗人士對狗之愛的狂熱與極端———群起在險象環生的高速公路攔車“救”狗的豪舉,就是狂熱極端的註腳。
  例如,一位語文顯然是體育老師教的明星,語無倫次地稱食狗人士是“一班小數”,無良知,不文明。道德大棒滿天飛。殊不知一份網絡調查數據顯示,支持狗肉食用的人數57%,中立30%,反對吃狗肉的愛狗人士僅13%,真不知“一班小數”從何說起。同時,他顯然漠視,狗肉作為古代的重要蛋白質來源,養育了他祖先,無疑是東方文明和傳統的有機組成部分。再說了,習慣劈腿的藝人,舉狗的忠誠做反對理由,算什麼節奏?至此可見,講道理之費力和艱辛:以愛救狗易,以理服人難。
  在食用狗肉問題上,我要求自己秉持一個中間立場———以尊重人的權利為準繩。所以,上述玉林市民著眼於自己個人尊嚴和法定消費權益的說法,令我動容,並且要堅決支持。我還很理解和同情玉林商家主動遮掩之舉,與其說他們懦弱,毋寧說他們深諳市場之道,懂得妥協,明白和氣生財,清楚面臨愛狗狂熱,在人仗狗勢可能引起極端行為之際如何自保。我還深信,隨著科技進步,蛋白質來源日益豐富——— 如李嘉誠投資的生物科技項目,已經研製出以植物蛋白為原料的人造雞蛋,並將投放市場———終將迎來一個“豬狗不如”的時代,連豬也一起大赦了,預祝這一天成為愛狗者的盛大節日。 □令狐補充  (原標題:[街談]以愛救狗易,以理服人難)
創作者介紹

outlet

tv78tvvt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